最新

开局变成黑色切割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开局变成黑色切割者第十二章 禁魔光环

    米歇尔平原,部落联邦聚集地,几个穿着相同铠甲,模样气质并不如一的老人聚集在一起讨论着什么。笔下乐  www.bixiale.com

    “边线战场上的胡德骑士已经被帝国的歼灭殆尽,帝国的走狗们出动了数量众多的龙骑士,面对着那些庞大凶恶的怪物。我的士兵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力,就死光了。”

    最先说话的人是个独眼、暴躁的老人,他银白色铠甲的右手手臂上悬挂着一个呈品字型交叠在一起三花臂章,臂章旁印着紫罗兰花的图案,这代表的是萨克尓联邦高级部落,部落指挥将领、话事人的臂章。

    而他在胸口处则是印有一个翠绿色头发的持斧老人标志,那是胡德部落的标志徽记,而配合上三花标志,老人的身份自然也是呼之欲出。

    萨克尓联邦,胡德部落驻米歇尔平原的指挥官。

    独眼老人身材高大,脸庞凶恶,宽大的前额和干枯的翠绿色头发那是胡德人所特有的标识,象征着亲近自然。

    在传说里,胡德部落的族人曾是精灵一族的分支,和远在大陆彼端隐居的自然精灵们有些关系,在他们的血统中有二分之一的半精灵血脉,这个种族的族人在年轻的时候有着一头翠绿色发色,待到年老的时候就会逐渐的恢复正常。

    除此之外,出生在这个部落的族人,多亲近自然,对于魔法的亲和度很高,至于是否是传说中神秘莫测的精灵一族分支那就无处的考究了。

    独眼老人的口气相当暴躁,搭配上高大壮硕的身材和一身的毽子肉,看起来宛若土匪一般凶悍,让人不禁沉默。

    独眼老人虽然没有挑明自己的意思,可实际上却是有质问的含义在内,毕竟在上一场的战斗中,整个边线战场里死的最多的就是他们胡德人。

    而作为话事人,他也理当为死在战场的士兵们要一个说法出来,这是他的责任。

    听到独眼老人的话,一旁的另一个身材矮小,同挂三花,可胸口处却印着鹿角徽记的高索老头却不屑的冷哼了声,阴阳怪气的反驳道,

    “知道你们胡德的儿郎金贵,但面对这场应对帝国入侵的战争,也不是只有你们胡德一个部落参战,阿椰夫,这里是战场,只要有战争那必然会死人,边线战争遇到龙骑士那只能说你们运气不好。”

    言罢,高索帝国的老人冷哼了声,根本不在意阿椰夫的抱怨和不满。

    “帕拉特,你什么意思?是在挑衅我?”

    战场上死了不少胡德骑士,本就在气头上,还有人刻意拱火,这让本就不是心情很好的胡德老人瞬间炸庙。

    他不顾议事礼仪,蒲扇大小的手“砰”的一声音砸在会议桌上,像条怒犬般,呲牙咧嘴的朝着高索老人质问。

    整个议会厅内回荡的都是独眼老人愤怒的吼声,以及议会桌上各种瓷器水杯,叮叮当当的碰撞,晃荡个不停歇。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

    叫做帕拉特的高索老人冷还要笑了声,伸手稳住年前晃荡不稳的瓷器水杯,而后面不改色的挑了下眼皮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打仗就会死人,这是常识。你以为和侵略者的战争是过家家?”

    帕拉特不似阿椰夫煤气罐那般的脾气火爆,他阴鹫的三角眼眼角下垂,阴阳怪气的话语总会给人一种小人、阴阳怪气、绵里藏针、背后下绊子的感觉,会让人不喜靠近。

    两人间毫不退让的互怼,让一旁另外几个参加议事的老人也是不禁苦笑了起来。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出言劝阻。

    因为他们很清楚,一旦开口说话,就必然会被胡搅蛮缠的阿椰夫给扯到矛盾的漩涡里,根本没有劝阻的余地。

    所以,这个时候只要喝喝茶水,嗑磕瓜子,当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就是了,其他的事情不要掺合,没逑用。

    阿椰夫和帕拉特之间的矛盾不是普通的个人矛盾,而是胡德和高索两个部落之间世代积累

相关:农家庶女妃 99亿蚀骨爱:重生千金萌妻 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 独家宠婚:高冷老公呆萌妻 神医傻妃:呆萌王爷很腹黑 
 
语言选择